亚博体育推荐群_直播nba

  作者/卓宇

  编辑/子睿

  卡牌一次砸几千元、一把屠龙刀2万、一件极品装备几十万、一个服战顶级大号花掉百万……

  你以为这些都是游戏里的虚拟币,其实都是真金白银的人民币。

  一朝入坑深似海!

  虽然玩家反感现在的游戏越来越氪金,但一直以来都无力反抗,甚至越陷越深。

  现在,中国游戏市场的风向变了。

  9月8日,中央宣传部、国家新闻出版署会同中央网信办等多部门,对等重点网络游戏企业和游戏账号租售平台、游戏直播平台进行了约谈。

  从约谈强调重点来看,涵盖防沉迷(用户)、抵制“拜金主义”“耽美”文化(内容)、氪金管控、高额打赏(业务变现)、约谈游戏账号租赁、游戏直播、游戏陪玩平台(产业链)等多个层面。

  一场强监管风暴正于游戏行业中心席卷开来。

  作为国内第二大游戏巨头,网易最近更是被传出将缩减部分游戏项目规模。这在游戏占营收比例长期稳居七成左右的网易身上,几乎是少有的动刀迹象。

  20年前,还是门户网站的网易依靠游戏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,成为当今国内游戏界唯二的头部平台。

  如今风向动荡,以网易为代表的游戏厂商还能“氪”得动吗?

  游戏救了网易的“命”

  时隔多年后,“风投女王”徐新谈起网易,仍会想起一个令人郁闷的董事会。

  那是2001年的一天,长达5个小时的董事会,充斥着各种关于网易的坏消息。开完会,丁磊跟徐新说:Kathy,你知道吗,今天我30岁生日。

  会后,徐新请丁磊吃海鲜。饭桌上,丁磊说出两个梦想:一是要做中国最好的网络游戏公司;二是要帮股东赚到钱。

  那一年,网易与并驾为“中国三大门户”的新浪、,排队敲开了美国大门,随后就遭遇了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。

  堪称海啸的市场冲击下,九成互联网公司体无完肤,网易也不例外,股价一度跌至0.64美元。彼时,网易不仅面临集体诉讼亚博体育推荐群_直播nba,被 SEC 调查变成垃圾股,内部还在一场“派系”争斗中元气大伤。

  在全球经历互联网泡沫破灭时,中国某县城一所网吧里,几位网友在试玩一款新奇的网络游戏《万王之王》。很多人把2000年为“中国网络游戏元年”,很大程度归因于国内网吧的迅速普及。

  2000年11月下旬,丁磊出现在广州天夏科技的办公室,考察图形网游《天下》的研发队伍,与团队创始人渔夫午餐时,丁磊问需要多少资金?对方说50万。第二天晚上,丁磊打来电话,说要投1000万人民币。

  一场投资演变成全资收购,这也是网游《大话西游Online》的起点。

  作为网易游戏经典IP之一,《大话西游Online》首发并不成功,直到2002年《大话西游2》推出,才一炮打响。

  这年夏天,陈天桥的盛大《传奇》已突破50万在线人数。国内网吧迎来奇观:走进网吧,已经很少看到单机游戏的画面,大家不是在比奇城外砍怪,就是在阎王殿捉鬼封妖。玩到热血沸腾之际,大喊一声:兄弟们,攻沙了!

  当时身边有人谈起网游,总是离不开“这把屠龙刀2万”“这只神兽在新区6万”种种。旁人以为他们讨论的是游戏币,其实是白花花的人民币。

  这两款网游也被认为是“氪金游戏界的鼻祖”,砸装备、养神宠、开技能、上榜单,哪都离不开真金白银的支持。在这些网游里,氪金十万不算新鲜,百万金主大有人在,一万两万只能算作小弟。

  氪金让网易尝到甜头。吞金兽的背后,暗藏着节节攀高的增长曲线。

  2002年,网易游戏收入凭空增加了约3500万元。2003年,网易推出有着里程碑意义的《梦幻西游》,其股价从2002年初的0.95美元,一路蹿升至2003年的70美元高位。年仅32岁的丁磊,当选福布斯和胡润两大富豪榜的中国首富。

  从网游一路氪到手游

  《西游》系列的火爆人气成为网易业绩增长的强劲驱动力。

  资料显示,《梦幻西游》游戏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271万,创下当时国内网游的记录。2003年—2005年,网易游戏业务营收快速增长,翻了六倍。

  凭借着游戏业务,“门户网站”网易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,变成了“游戏巨头”网易。从此以后,网易再也不差钱了。

  游戏这块大蛋糕也引来虎视眈眈的腾讯,目标软件、金山等老牌开发商也不甘落后,相继借着单机游戏IP声量,推出《天骄》《剑侠情缘》等大型网游,跑马圈地。

  腾讯入局后造就了继点卡之后的又一支付手段:Q币,让玩家氪金又增添了新通道。2004年开始,国内网游市场进入为期10年的黄金年代,这也是“氪金”势头愈演愈烈的十年。

  细数那些年80、90一起氪过的网游,从《大话西游》《梦幻西游》,一路延续到《QQ炫舞》《跑跑卡丁车》《地下城与勇士》《穿越火线》。氪金套路无外乎,装备宠物、时装特效、赛车武器,玩家为了变强和好看买单。

  然而,随着移动时代到来,一切变得激进起来。从网易的业绩增速上便能看出些端倪。

  财报显示,2015年,网易全年净收入228.03亿元,同比增长近一倍,其中在线游戏收入为173.14亿元,同比增长86.9%。其中,第四季度手游营收占比已经达到57%。

  这一年是网易大刀阔斧进军手游市场的第二年亚博体育推荐群_直播nba,也是《大话西游》《梦幻西游》手游版上线之年。

  2016年,原本瞄准海外市场的《阴阳师》意外在国内走红,一举成为现象级IP手游。也正是因为这款和风卡牌爆款的出现,让玩家们掉入了“氪金也不一定变强”的魔咒。

  当年最流行的句式是“XX级了,没有一张SSR(稀有卡)”。据传有玩家氪金9000仍不出SSR,招致官方客服亲自致电,并奉上礼包,但最后这位玩家仍没抽出SSR。

  或许正是这种氪金也改不了非酋(注:运气最不好)命运的造化弄人,导致后来不少玩家弃坑。但这丝毫不影响网易游戏的吸金速度,《阴阳师》的横空出世,带动网易市值突破300亿美元。《阴阳师》IP后来又衍生出《决战!平安京》《阴阳师:百闻牌》《阴阳师:妖怪屋》等多个手游作品。

  近年来,移动游戏赛道越发拥挤,腾讯《王者荣耀》《和平精英》两款国民级手游问世后,手游市场再没有现象级作品出现,只剩下相同的套皮玩法,处处可见的氪金套路。

  游戏权重高,越氪越重

  氪金,在今天无比喧嚣的游戏市场,几乎是绝大部分游戏厂商的标签。腾讯与网易,作为行业唯二的头部平台,也氪出了不同的“风格”。

  在玩家圈有个说法,腾讯能让1万个人氪5块钱,而网易能让5个人氪1万元,这话有些夸张,但却一定程度反映了两家巨头的头牌游戏特点。

  比如腾讯的头牌游戏《王者荣耀》,普遍被玩家认为是氪金程度较轻的一款游戏,其每年贡献几百亿营收,在于其庞大的用户量——2020年《王者荣耀》日活跃用户数日均1亿!

  财报数据上来看,2020年网易公司净收入为736.7亿元,网易游戏营收达546.1亿元。财报中点名提及《梦幻西游》《大话西游》手游作出的贡献。

  再看腾讯,2020年腾讯总收入为人民币4820.64亿元,其中游戏收入1561亿元,同样重点提及《王者荣耀》《和平精英》两款国民级手游作出的贡献。

  从两家巨头的头牌游戏中,便能看出腾讯的氪金设计是“薄利多销”,网易的目标人群则比较集中,走重氪路线。从两者营收的游戏占比来看,网易游戏收入比重74.1%,重度依赖游戏;腾讯只有32.3%,已经不到总营收的一半。

  网易的重氪标签,多半要归咎于网易两大吸金IP《大话西游》《梦幻西游》,留下的氪金传说。尤其是《梦幻西游》亚博体育推荐群_直播nba,成为网易游戏长盛不衰的氪金代表。

  资深梦幻西游玩家刘先生告诉《豹变》,2006年,他刚玩梦幻西游时,还没氪金这个词,游戏氪金一族当时还叫人民币玩家。

  “这个游戏是回合制,节奏不快。”刘先生说,梦幻西游让玩家花钱的动力在于,如果不花钱与其他玩家PK时就会被“欺负”。游戏设置了很多奖励丰厚的PK项目,从帮战、比武大会到后面的武神坛服战,要想在游戏里“出人头地”,除了日常的打怪升级,还要砸钱买极品装备、极品召唤兽、修炼……

  《梦幻西游》官方还打造了一个把虚拟财产实际化的交易平台藏宝阁。在这里玩家可以通过人民币买到游戏里的任何道具。从蔵宝阁里流传出来的交易截图显示(见上图),一些极品装备,价格在几十万人民币都不鲜见。一双150无级别笑里藏刀(游戏里附加的特技)鞋子被盛传成交价高达200万人民币,在三四线城市可以买一套房了。

  刘先生玩了一年多,每天没日没夜的,花了2万多元,但在游戏里也就是属于二流高手。“人民币玩家都是10万,几十万的花、上百万的花。”觉得再砸下去是无底洞,工薪族的刘先生果断放弃了这个游戏。多年后,梦幻推手游了,他抱着怀旧的心态试玩了下,结果一个月就花了5000多,吓得赶紧卸载了。

  2011年前后,《梦幻西游》百花村服出现一位超级土豪——威少。相传威少在梦幻里砸了2000-3000万人民币,手握无数极品装备和顶级角色。

  一掷千金带来巨大实力差距,以至于他所在的百花村服务器,连续多届在武神坛服战比赛中摘得桂冠。

  这也是当前网易游戏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根源:氪金与游戏公平性之间的矛盾。

  《阴阳师》中,玉藻前角色曾出过一款名为“青莲蜕梦”的典藏皮肤,只能用魂玉(人民币充值的货币)购买。争议点在于,最初皮肤上线时,附带了3%经验加成,结果遭到大批玩家吐槽和抵制,最后官方不得不将效果移除。

  如今,游戏市场恣意疯涨了近20年的氪金之风,开始遭遇监管的雷霆重击。

  今年9月约谈会上,国家监管部门重点强调:要强化氪金管控,杜绝擅自变更游戏内容、违规运营游戏等行为,坚决遏制“唯金钱”“唯流量”等错误倾向,下决心改变诱导玩家沉迷的各类规则和玩法设计。

  显然,游戏重监管时代已经到来,虚拟世界里也不再是“我的地盘我做主”。这对已经24岁的网易而言,或许又是一次命运改写的节点。

  无论是在PC时代还是移动时代,许多玩家对花钱玩游戏并不排斥,他们真正反感的是游戏最后只剩下氪金,焉能带来乐趣。即便是再土豪的玩家,也需要在大家都认同热爱的游戏里,找到共鸣。

  20年前生日那天,丁磊说了两个梦想,帮股东赚钱他已经做得够好了,至于另一个梦想,不知他是否还记得?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